除我之外

- 编辑:admin -

除我之外

青木法王的眼睛一冷,法力从体内渗透出来,道:“原来你也是域外的邪魔,既然如此,没什么可说,今日,老夫就将你也一起除掉。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青木法王举起水晶神杖,猛然击在地上,刹那之间,地面上,长出一根根碗口粗的藤蔓,最开始只有一米长,很快就长到十米、二十米……,无数根藤蔓,像鞭子,像锁链,向黄烟尘、张若尘、魔猿,同时攻了过去。
 
    黄烟尘立即圣剑横在身前,做出防御姿态。
 
    张若尘却显得很平静,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 
    魔猿大吼一声,脚掌一蹬,向青木法王一拳攻了过去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挥动水晶神杖,分出三十六根藤蔓缠绕魔猿的身躯,就像是一根根蜿蜒翻滚的青色触手,很快就将魔猿包裹得密不透风。
 
    “嗷!”
 
    魔猿的身上,散发出一股寒冰之气,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。
 
    地面上,响起“哧哧”的冰冻声音。
 
    没过多久,方圆三里之内,完全被一层厚厚的寒冰封住。
 
    邪木宫的那些法师,绝大多数都被冰封,就连血液和心脏都被冻住,死于非命。
 
    只有为数不多的十七人,因为法力高深,躲过了一劫,却也被那一股寒气冻得瑟瑟发抖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那一个包裹住魔猿的藤蔓大球,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裂,化为一节节木质短藤爆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魔猿,冲了出来,一拳击向青木法王的头顶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的瞳孔放大,立即将水晶神杖一横,在身前五米的位置,形成一道青色的守护屏障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青色屏障,被魔猿一拳击碎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倒飞了回去,苍老的脸,变得异常煞白。
 
    “快布置合击法阵。”
 
    青木法王一声令下,十六个邪木宫的法师立即冲上去,移动脚步,围成一个圆圈,站在青木法王的十六个方位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十六人同时将水晶神杖插进地底,在法力的催动之下,十六根水晶神杖化为十六根阵法柱子,各自冲起一道青色的光柱。
 
    十六根光柱,向中心的青木法王,汇聚了过去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身上的气息,不断攀升,在一股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,他脚下的地面碎裂而开,形成一道道古怪的纹路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一缩,对黄烟尘道:“借圣剑一用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两根手指轻轻一抖,原本捏在黄烟尘手中白色圣剑,脱手飞出,向张若尘飞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武魂释放出来,顿时,天地灵气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,汇聚向圣剑。
 
    特别是水属性的灵气,涌动得最快,不断注入圣剑。
 
    一股圣力,从剑中涌了出来。
 
    圣剑掌握在张若尘的手中,比黄烟尘掌握圣剑,爆发出来的威力,不知强大了多少倍。
 
    “破!”
 
    张若尘控制圣剑,冲了出去,一剑击在青木法王和十六位法师布置的合击法阵的表面。
 
    合击法阵,还没有完全成形,就遭到圣剑一击,立即四分五裂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一道道剑气,从圣剑的剑尖飞出去,将七位法师的身体击穿。
 
    他们倒飞出去,摔落在血泊之中。
 
    另外九位法师,也或多或少遭到剑气的创伤,狼狈不堪的向四面八方逃去。
 
    他们都是天极境的修为,实力强大,逃命的速度自然也相当快,眨眼间,就已经逃到数百米之外。
 
    “想要逃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立即向其中一人追杀上去,一个呼吸的时间,就将那人追上,一掌拍击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她的手掌,击在那人的头顶,将头盖骨打得破碎而开。
 
    随后,她就又去追杀另一人,才刚刚追到那人的身后,一道剑光就先一步从她身边飞过,从那人的背心穿透了过去。
 
    噗嗤一声,那人向前一扑,倒在地上,背上露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圣剑在半空旋转了一圈,重新飞回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就在刚才,张若尘站在原地,使用御剑术,就已经连杀八人,积累了一百多点军功值。
 
    而且,因为他是使用武魂调动天地灵气为己用,所以,就算使用圣剑,也只消耗了三成真元。
 
    “不愧是圣剑,爆发出来的威力,竟然如此强大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白玉般的剑体,挥剑一指,那一柄圣剑,立即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。
 
    达到剑心通明,张若尘可以与天下间任何一柄剑产生亲和力,甚至能够与剑沟通,成为最好的朋友。
 
    “好高深的剑道境界,我若是也能达到剑心通明该多好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已经炼化了剑心丹,距离剑心通明,却依旧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 
    盯着手持圣剑的张若尘,黄烟尘心中竟然生出几分崇拜,张若尘的天资,的确高出她很多,让她有种难以追赶的感觉。
 
    另一个方向,魔猿和青木法王还在继续战斗,已经转战百里,造成巨大的声势。
 
    很显然,魔猿的实力要比青木法王强大得多,将青木法王逼得不断后退。
 
    “那一个年轻男子的实力太强,只是一剑,就击破合击法阵,若是他和魔猿联手,我必死无疑。”
 
    青木法王的心中,如此想着。
 
    虽然,青木法王远不是魔猿的对手,可他毕竟是一位法师之王,也有一些底牌,要逃走,并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可他现在,不仅是面对一只魔猿那么简单。
 
    还有一个张若尘,站在不远处,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他想要逃走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 
    “看来只能向邪木宫求救。”
 
    青木法王急速后退,将一个紫色卷轴取出,打向半空。
 
    在法力的催动之下,紫色卷轴打开,凝聚木属性的灵气,哗的一声,冲起一道光柱,击穿云层,像是能够冲到九天之外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目光,盯着那一个紫色卷轴,感受到一股最本源的木属性力量。
 
    难道那一个卷轴,是用五件灵宝之一的紫云沉香木炼制而成?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准备夺取的时候,嘭地一声,紫色卷轴爆裂,化为一团紫色的雾气,消散在空气中。
 
    光柱,连接着地面和天空,就算站在千里之外,也能清晰看见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双眼的瞳孔一缩,自言自语的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 
    聂文龙坐在不远处的一座石台上面,也向光柱的方向看了一眼,嘴角微微一勾,笑道:“神骸法王,看来青木法王是遇到了一些麻烦,需不需要我出手?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脸色,有些冷沉,道:“只是一点小事而已,聂大人不用放在心上,我现在就派人去援助。”
 
    片刻之后,邪木宫的另外一位法师之王,收到神骸法王的命令,立即赶去光柱传来的方向。
 
    聂文龙有些好奇,道:“按理说,现在昆仑界的年轻高手大规模降临五行墟界,五行墟界的各大势力都该全力防守才对。怎么会有人敢打邪木宫的主意?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也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,道:“聂大人,你觉得会不会是昆仑界的高手?”
 
    聂文龙立即摇了摇头,道:“不可能,此次,来到五行墟界的都是年轻一辈的学员,除我之外,没一个是真正的高手。根本没有人,能够威胁得到法王级别的强者。除非……数十位学员聚集在一起,组成合击阵法,才能让青木法王发求救信号。不过,这种可能性更小。”
 
    聂文龙已经在圣院修炼了十年,才有现在的实力。
 
    别的那些学员,还没有进入圣院,就算其中有些人的修为高一点,也和他有很大的差距。
 
    十年时间,增长的不仅仅只是修为,还有高深的武技,战斗经验的积累和对武道的理解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