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化为废墟

- 编辑:admin -

已经化为废墟

刚一接触圣阵,张若尘就发现,布置阵法的那一位半圣,刻录铭纹的手法,并不高明,精神力应该没有达到四十阶。
 
    圣阵的威力,之所以那么强大,最主要的还是半圣留下阵法中的圣力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
 
    当然,张若尘并不是阵法师,所以修复铭纹依旧显得相当困难,一连三次尝试都失败,反而让三条圣阵的铭纹彻底废掉。
 
  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修复第四条阵法铭纹的时候,张若尘终于成功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来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笑道:“总算是成功修复一条圣阵铭纹,应该可以让圣阵的一角运转起来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掌按在阵眼的位置,将真气注入其中。
 
    果然,圣阵的一角,浮现出阵法铭纹,恢复运转,只覆盖山腰的位置,大概只有整座圣阵十分一的面积。
 
    而且,这一角圣阵的威力,也下降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大概只有圣阵威力的十分之一,用来镇杀神骸法王,应该是够用。关键是该如何将神骸法王引入那一角圣阵的范围之内?”
 
    张若尘手托下巴,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嗷。”
 
    地底,响起一声长啸。
 
    魔猿突破鱼龙第二变,穿过石层,破土而出,飞到半天之上,又猛然坠落下来,在地上踩出一个巨大的凹坑。
 
    境界突破之后,魔猿的气息大变,就连身躯都又凭空长高一米,每一根毛发都像是金属铸炼的钢针。
 
    它像是在展示自己的力量,从地上举起一块坚硬的万斤巨石,张开大嘴,露出锋利的牙齿,将巨石咬碎,吞入腹中。如同,是在吃一块豆腐一般。
 
    就连石头都能消化,也不知,它的肉身强大到何等地步?
 
    “好厉害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向魔猿一招手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魔猿立即奋力一跳,落入张若尘的面前,背脊弯曲,向张若尘行礼。
 
    张若尘近距离将魔猿打量了一翻,点了点头,从储物戒指中,取出一块十斤重的紫云沉香木,向它丢去。
 
    魔猿的脖子一甩,将那一块紫云沉香木吞入腹中,开始炼化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不指望你现在就修炼成双灵宝体,但是,你的实力强大一分,对我的帮助也就越大。”
 
    魔猿一动不动,全力开始炼化紫云沉香木。
 
    每炼化一斤,就相当于修炼一年的成果,实力就能提升一大截。
 
    可以说,魔猿的实力,每一刻都在迅猛的提升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裂阴山的一座崖壁的边缘,望着天边升起的红日,自言自语的道:“神骸法王应该也快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此时,神骸法王和聂文龙的确是在赶回邪木宫的路上,他们都是强者,爆发出来的速度,达到两倍音速。
 
    聂文龙虽然没有达到鱼龙境,却天资高绝,单论实力,足以和《天榜》排名前一千位的高手叫板。
 
    “可恶,张若尘那混蛋竟然敢玩弄本宫主,若是让我见到他,一定将他碎尸万段。”神骸法王的老脸扭曲,眼中满是凶光。
 
    聂文龙道:“若是他的动作再慢一些,说不定,我们赶回邪木宫的时候,就能遇到他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凭那小子的实力,就算敢去攻击邪木宫,也不可能攻得破圣阵。邪木宫有麻生法王坐镇,应该是万无一失。”
 
    其实,神骸法王也很担忧,可是现在也只能尽量往好处想,毕竟,有圣阵防御,就算张若尘有三头六臂也攻不进去。
 
    聂文龙皱着眉头,道:“希望如你若言。”
 
    半个时辰之后,神骸法王和聂文龙终于赶到裂阴山的山脚下,只是向山顶看了一眼,他们的心就沉到谷底。
 
    整个邪木宫,千年基业,已经化为废墟。殿宇,还在冒着火焰,一缕缕黑烟弥漫在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(飞天鱼的微信公众号已经开通,大家搜索“feitianyu5“,就能找到。相信大家都有微信?希望兄弟姐妹们来加一个关注,这一段时间忙过之后,小鱼准备写一些番外,比如,书中一些提过的故事,会单独写出来,就会发在微信公众号上面。
 
    最后,多谢大家的支持,现在《万古神帝》已经是玄幻类人气第一,等到婚后,一定加快更新,现在各种琐事事太多,真的忙不过来。谢谢!微信公众号:feitianyu5)
 
 423.第423章 百毒神掌
 
    “张若尘,我要将你挫骨扬灰。”
 
    看到眼前的破败景象,神骸法王气得全身颤抖,嘴里发出一声厉啸。
 
    他体内的法力,犹如狂风海啸一般喷涌而出,使裂阴山中飞沙走石,树干摇动,叶片满天飞,发出呼啸的声音。
 
    张若尘平静的站在崖边,双手背在身后,盯着远处山下的两人,淡淡的道:“若你真有那个本事,尽管来取我的性命。”
 
    看似很平静的声音,在真气的推动下,犹如波浪一般层层叠叠,清晰传到神骸法王和聂文龙的耳中。
“神骸法王,你修炼的是法力,更擅长从远处攻击,若是被张若尘所激,与他近距离交手,恐怕会吃亏。”
 
    “你的意思是?”神骸法王的眉毛一掀。
 
    聂文龙道:“我总感觉,张若尘有一些古怪,似乎是在故意引我们进入裂阴山。估计他已经布置了一些手段用来对付我们,若是我们两人都陷进去,岂不是要被他得逞?”
 
    “所以,由我去对付张若尘,你就留在山外,随时警惕他,看他能够玩出什么花样?若是我无法斩杀此子,你再出手也不迟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渐渐冷静下来,觉得聂文龙的布置,的确更加万无一失,点了点头,道:“好,就依你所言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